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采宁的窝

——走在“认识自己,成为自己”的路上!

 
 
 

日志

 
 
关于我

一个随性、敏感、表里不一、情绪多变的女人,在文字的虚拟世界中享受着情感自由表达的快乐!

网易考拉推荐

从阅读大脑到数字大脑  

2014-09-22 09:49:20|  分类: 阅读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认知神经学家玛丽安·伍尔夫(Maryanne Wolf)说,“我们不仅是所读图书的产物,而且,我们也是阅读方式的产物。”
    伍尔夫是美国塔夫茨大学(Tufts University)阅读与语言研究中心主任和儿童发展学教授。人类的阅读方式会影响人类的思维方式,因此,伍尔夫担心,网络阅读会改变我们的大脑和我们的思考方式,她的担忧具有充分的神经科学依据。在她的新书《普鲁斯特与鱿鱼:阅读大脑的故事与科学》(Proust and the Squid, The Story and Science of the Reading Brain)中,伍尔夫描述了自从人类祖先发明各种文字系统以来,五千年里人类大脑的进化发展过程,以及阅读行为如何改造了人类大脑,使其成为伍尔夫所称的“阅读大脑”,而这个阅读大脑反过来又增进了个人的智力,增进了人类作为一个物种的智能水平。
    人生来不会阅读,阅读是一种文化行为,是后天养成的。阅读技能也不像语言技能那样,能够通过基因代代相传。每个人都必须从无到有,经过学习才能阅读。人类之所以能够阅读,是由于人脑的可塑性。当人脑需要学习一种新的文化行为时,例如阅读,它可以重新安排脑内已有的结构,在那些负责初级功能例如视觉和语言的脑组织之间建立新的通道和联系。一旦建立这种新的通道和联系,大脑便学会了阅读。伍尔夫说,当一个人学会了阅读,他的大脑便从生理上和智力上永久地改变了。例如,从神经细胞变化的角度看,一个阅读中文的人,其大脑细胞之间的联系与一个阅读英文的人大脑细胞之间的联系不尽相同。所以,阅读中文,就产生出一个中文阅读大脑,阅读英文,就产生出一个英文阅读大脑。
    阅读有两个阶段:“学而读”和“读而学”。在学而读,即学习阅读技能的阶段,大脑学习将各个与阅读有关的脑组织例如感觉、认知、语言、运动等脑系统联系起来,使大脑获得一种解码的技能。这时一个人可以正确地阅读,但是速度不快。随着阅读继续深入,大脑的解码速度越来越快,最后达到几乎自动的速度。这个时候,大脑花在解码上的时间越来越少,而将更多的时间用于理解图书的内容和意义。当大脑的解码过程进入自动化,大脑便有额外的时间在阅读的同时,调动比喻、推理、类推等高级脑力活动,引入一个人所积累的感情和经验。这个时候,人脑就成为一个“阅读大脑”。伍尔夫将阅读大脑所获得的额外时间称为“阅读大脑进化过程中最宝贵的成果”。
    阅读大脑在读书时,能够超越书本的内容和作者的文字。当一个阅读大脑将图书里的视觉、听觉、语义、语法、思维的内容整合起来,读者就能够将所读内容与自己的思考和个人的经验联系起来(弹出音乐,而不是仅弹音符)。阅读大脑使阅读顺畅自如,毫不费力。同时,它让读者有思考的时间,边读边想,形成自己新的思维。阅读大脑使读者“超越书本”,成为一个独立思考的探索者。 
    在阅读大脑阶段,我们读而学,通过阅读来学习新知识。伍尔夫指出,阅读大脑的意义在于,“当一个人的大脑的各部分经过重新组合,学会了阅读,新的思想就会层出不穷。阅读和写作使个人智力日益复杂精密,从而不断积累全人类的智力。
    在初学阅读的阶段,一个人使用何种阅读媒介—— 印刷媒介、数字媒介或互联网,将决定这个人的大脑内部会形成何种新联系和新通道,对大脑最终的形态起决定性的作用。伍尔夫认为,儿童应该首先阅读纸质图书,发展和形成一个阅读大脑,然后再接触互联网,使用数字媒体。神经科学证明,阅读大脑在读书时,会动用所有四个脑叶和两个脑半球里众多区域,去理解复杂的内容,并超越书本上的文字,产生新的概念和思想。互联网上的信息虽然内容广泛,瞬间可得,但并不等同于实实在在的知识。
    人类大脑的发展史告诉我们,阅读纸质图书可以形成一个“阅读大脑”,而阅读大脑反过来又促进人类的智力。在数字时代,我们的“阅读大脑”正在变为一个“数字大脑”。伍尔夫担心,这个数字大脑习惯了即时可得的和貌似全面的屏幕信息,这些信息就在鼠标和手指尖上,不需读者付出一丝一毫的努力和独立思考,也不用读者超越作者的文字。许多年轻读者并非文盲,但是他们也许永远不可能成为真正的流利读者。伍尔夫问道:“如果我们放弃‘阅读大脑’,代之以新一代‘数字人’坐在电脑前一动不动而形成的‘数字大脑’,我们所失去的将是什么?”
    数字大脑的结构将会不同于阅读大脑。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其后果是好还是坏,就像莱辛所说“ 我们都知道这个令人伤心的故事,但是无人知道故事的结局”。我们欢迎和礼赞数字时代的到来,但是同时,我们也不应失去“阅读大脑”带给我们的珍贵的智能财富。

 

 

——摘自《数字时代的阅读》[美] 练小川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787fe760100i70d.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