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采宁的窝

——走在“认识自己,成为自己”的路上!

 
 
 

日志

 
 
关于我

一个随性、敏感、表里不一、情绪多变的女人,在文字的虚拟世界中享受着情感自由表达的快乐!

网易考拉推荐

Living Library 综合资料  

2012-03-30 14:25:45|  分类: 论文资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序言

德国作家尚保罗曾说过:“人生犹如一本书。”每个人都是一本值得别人学习的“书”,其社会经验和成长阅历都是一笔不小的财富[2]。而Living Library就是将“人”当作一本信息量无限的图书,他的人生经历就成为了书中的内容,读者阅读“图书”的方式就是与之进行交谈。LivingLibrary所蕴含的新型服务理念为读者提供了一个开放式沟通、交流合作的平台,也为高校图书馆提供了扮演积极角色的机会。

 

每个人其实都是一本活体图书,这也应了我国一句古语:“三人行必有我师”。

 

Living Library 即将人作为“图书”出借。与传统图书馆的借阅活动不同,在Living Library 活动中出借的Living Book 是由志愿者充当的。这些志愿者多是有着特殊兴趣、信仰或经历的人,活动组织者根据志愿者的经历和特点对其进行标引、分类,志愿者便成为Living Book 供读者借阅。读者通过对话的方式,在一个相对开放的环境中与LivingBook 面对面地交流,分享彼此的观点。

 

思想观念的人际传播往往较之其他形式的传播更有效, 人际传播在交流内容同时也能加强人们之间的信任与亲密关系。

 

Living Library概念:国内主要译为“活人图书馆”、“真人图书馆”、“活体图书馆”或“图书馆借人活动”等,它是近年来国内外新兴的一种阅读服务模式,由那些具有特殊兴趣、信仰或经验的个人以志愿者的形式充当living book(活人图书或真人图书),采用“对话”的形式与用户进行面对面的交流,从而使用户获得精神及智力层面的理解与分享。

 

Living Library起源与发展: 活体图书馆(Living Library)理念是由主张反暴力的丹麦青年罗尼·勃格和他的3 个朋友于1993 年提出的,在欧洲理事会和北欧部长理事会两个组织的资助下,经传播现已有12 个国家已开展了此项活动,仅在欧洲每年就达几十次。

Living library起源于丹麦的哥本哈根,一位名叫罗尼·勃格的青年与其四位朋友建立了名为“停止暴力”的非政府青年组织,该组织采用面对面交流的方式开展同辈教育活动,以更好地相互理解、相互容忍。首个Living library活动诞生于2000年哥本哈根的罗斯基勒音乐节上,“停止暴力”组织在这次音乐节上受到该音乐节导演雷夫·斯科的鼓励,出借了75living book,采用“对话”的形式与来宾进行面对面的交流,活动的主题是反暴力、促进对话、建立关系。此后丹麦哥本哈根一家图书馆开始尝试这种模式,葡萄牙、挪威和匈牙利的图书馆也纷纷效仿。

Living Library, 又名Human Library, 起源于2000 年丹麦的哥本哈根罗斯基勒音乐节上, 其有一个简单的理念, 即直面自己的偏见, 不是抱怨, 而是面对。宗旨是创造机会让人们进行交流与相互学习, 消除偏见和误解, 增强理解与包容, 促进社区的和谐。它为在社区之中平时难以谋面的居民提供了面对面交流的平台。

Living library,又称Human library。在这里需要说明的是:Living library组织从诞生到2009年法定名称一直使用Living library,由于这一名称在美国已被一家私人公司注册使用,该公司委托律师已向living library组织进行交涉,Living library 组织决定从2010年1月1日起正式启用新的名称Human library,并要求世界各地Living library组织使用新名称human library,过渡期为1年,所有涉及Living library的内容都将改为human library.

2008年4月25日,美籍华裔图书馆学专家曾蕾教授(博客名:远洋过客)在图书馆2.0中文论坛博客平台中,首次以“新型图书馆新业务:出借的书是人——living booksthe new library fad: borrow a person)”为博文题,向国内同行介绍了living library这个新名词之中蕴含的服务理念。200812月,第五届“数字环境下图书馆前沿问题高级研讨班”在上海交通大学举办,会议间歇,曾蕾老师和潘卫老师分别作了living library相关介绍,引起了与会专家的热议,并开展了一次由与会专家和学员参与的living library活动,国内的living library活动由此揭开。2009年至今,已有数所高校开展了living library活动。

 

Living library志愿者类型:“活人图书”包括各领域的专家、学者、社会人士及身边的老师和同学等目前国内作为Living Book 的志愿者多是学有所长的人,如某学科领域的专家、学者,成绩优秀的高年级学生等。虽然有些学校也提出邀请有特殊经历的人或有特殊信仰的人参加,但从图书主题上看,并未得到体现。

国外图书馆提供的Living Book 主题更广泛,Living Book 志愿者多为有特别的经历、兴趣或信仰的人。如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图书馆开展的Living Library 活动,Living Book志愿者包括来自阿富汗的盲人留学生、同性恋社区的活跃分子和身为极限运动员和冒险家的图书馆员等。

图书馆员应尝试做“活人图书”,凸显馆员自身专业优势及强项。高校图书馆应倡导本校教授、专家和学者以及学生志愿者加入“活人图书”,创建更加亲和与活跃的校园文化。

Living Book 志愿者可以是心理学专家,也可以是经历或参与过抗击地震、海啸等自然灾害的各类人员,使人们了解灾害可能造成的心理创伤,对灾后心理干预的重要性有更深的认识。

“真人书”的来源是:各领域的专家、学者、社会人士以及身边的老师和同学……。

在国外,充当Living Book的志愿者是无家可归者、难民、同性恋者、残疾人、艾滋病患者、素食主义者、宗教人士等特殊社会群体,这些不同年龄、性别、信仰和文化背景的人被赋予不同的标签即主题词,构成了Living Library活动的主题。

2008 10 15, 真人图书馆首次登陆美国, 活动举办地点为美国加州圣摩尼卡市公共图书馆, 当时有14 本真人书可以出借, 内容主要包括裸体主义者、佛教徒、素食主义者、知名出版家、瓦哈卡美国人、无家可归的妇女等。

 

 “活人图书”的主题范围:包括职业规划、科学研究、考级考证、出国留学等。各图书馆设置的主题主要围绕学生的学习,如考研、留学、外语、就业等。从最初以改变读者某些偏见与歧视、增加社区居民间的理解和容忍为活动主题扩展至学习、科研与人文关怀等领域;活动范围从居民社区扩展至企业、学校、养老院等。

活动主题分为以下五大类:留学篇、考研篇、实习(工作) 篇、英语篇、科研篇,也涉及了与名人面对面、热点探讨、交大跑虫、司法考试等其他内容。“真人书”的主题范围包括: 职业规划、科学研究、考级考证、出国留学等。

近两年来,国外Living Library的服务主题除在传统上注重差异性和偏见外,也迈进了知识型、专业型。加拿大Douglas College2009年3月5日组织的Living Library活动,主题涉及人类学和社会学、考古学和古生物学、国际政治与美国政治、节约能源、跨文化的教育心理学、精神卫生法与政策、家谱学研究、美食烹饪、中东旅行及英国与欧洲的旅游等30多个学科领域。

 

Living Library意义:这项活动提供了一个交流讨论的平台,通过交流促使人们重新审视自己的思想,人们在交流中增进理解与包容,消除偏见、拓宽视野、分享智慧、传承文化,具有促进多元文化的融合、进一步推进和谐社会发展的积极作用。

很多读者反映,读“活人图书”对提高自己的阅读兴趣、快速适应大学生活、熟悉就业求职过程、缓解精神压力、消除迷茫情绪非常有帮助。

读者通过与这些有着不同生活轨迹的人交流,能够消除误解、增强理解、共同分享有着更广阔视野的观点和见解。

Living Library 活动则具知识化的特点,活动主题侧重于知识分享、经验交流和信息咨询,读者通过“阅读”学习知识、启迪思想、释疑解惑。

通过举办Living Library 公益活动,达到消除信息鸿沟、活跃文化生活、解决社会问题、缓解社会矛盾的目的。

熊太纯老师曾说,Living Library是一种能够适合我国“图书”文化的服务理念与服务方式,因为活体图书对读者来说更有感染力和说服力,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解决我国城市宅童问题、老龄化问题及其他一些社会问题[6]

开展Living Library 活动不仅是拓展读者的视野、纠正读者偏见的机会,而且也是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共同构建和谐社会的途径。

这种独特的服务模式突破了传统的阅读方式,人和人之间通过面对面的语言与肢体交流,促进了相互理解与知识和经验的分享,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网络时代信息交流的缺陷。

邀请校园生活中各有建树的特色人物作为每期的“畅销书”,与读者面对面交流其关注和感兴趣的主题,搭建了一个自由、炫动的交流平台,希望通过沟通与交流、分享与启迪,可以走出一批又一批极具创新精神、充满活力的特色人才,将“饮水思源、爱国荣校”的精神发扬光大。

真人图书馆提供了隐性知识双向流通的机会, 即让人们面对面地进行深度讨论人们不同的信仰、生活方式、生活环境。

从产生过程来看, 真人图书馆活动来源于社会底层的民间组织, 并正朝社会运动的方向发展。它之所以能够迅速波及各国, 是因为作为公民社会主体的非营利民间组织, 他们大都处于社会基层, 对社会问题最敏感, 其活动能生成更加广泛的社会责任、人与人的信任、共同利益与价值观, 并促使那些自愿组织与个人相互合作, 进行积极的集体行动。他们所提供的公共服务不仅能够弥补由于市场、政府双失灵带来的社会不公的问题, 提高公共物品与公共事务的有效供给, 而且还可以传达甚至放大底层弱势群体的声音, 给底层弱势群体以有效的权利支持。

许多真人图书馆组织或活动都有自己明确的宗旨, 如澳大利亚利斯莫尔市真人图书馆的目标是促进市民文化多元化、倡导人们相互了解尊重、建立人们彼此良好的沟通环境、消除人们彼此的偏见[ 22] 。而英国曼彻斯特真人图书馆的目标则是: 改变大众对特定族群的刻板印象、消除特定族群间社会和文化的障碍、为各文化之间的相互学习和个人发展提供机会、促进创办更多的真人图书馆。

 

Living Library优点:1)以人为书,思维碰撞:每个人的社会阅历是不可多得的财富,值得分享和交流;(2)即时交流,信息互动:面对面交流,即时互动沟通信息;(3)主题多样,信息量大:选择热点主题且各有特色。

 

Living Book 的借阅方式:5 : 随到随阅、提前预约、自由约定时间和设定特定的借阅时间,网上LivingBook 预约服务。将Living Library 作为常规活动定期举办,时间定于每月的第一个星期五。

图书馆请那些有特殊兴趣、信仰或经验的人担任“图书”,允许读者“外借”半小时,在一个没有压力的环境下,志愿者回答读者提出的各种问题,以达到相互沟通、增强理解和消除偏见的目的。

邀请校园生活中各有建树的特色人物作为每期的“畅销书”,与读者面对面交流其关注和感兴趣的主题,在自由、平等的沟通与交流中,碰撞思想的火花,感悟精彩的人生。

Living Library 设在市图书馆会议室,可一次性容纳15本活体图书供读者“阅读”,每本活体图书拥有一个相对独立且舒适的交流空间,这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了交流的隐私性。活动每月举办1 次,为当月的第一个星期五,读者一次性借阅时间为半小时。

 

流程:分为5 个环节,即活体图书的采集、编目、借阅、评价和改善。

 

与社会合作开展:图书馆可以开展Living Library服务,或者说图书馆具有举办Living Library活动的先天优势,但这不等于说Living Library就是图书馆的专利,只要具备举办该活动的基本设施和条件,任何组织都可以举办。由于Living Library活动方式灵活,可操作性、适应性强,对活动场所没有特殊限制,议会、高校图书馆、公共图书馆、校园、艺术节、博物馆、展览会、旅行巴士、在线图书馆、公司图书馆、城市社区等场所皆可举办此类活动。

高校图书馆和公共图书馆、城市文化服务中心等单位合作开展Living Book,通过举办Living Library 公益活动,达到消除信息鸿沟、活跃文化生活、解决社会问题、缓解社会矛盾的目的。如举办以留守儿童、空巢老人为主题的活动,使人们能够更加关注这些特殊群体。社会团体、研究机构也可以发挥其专业优势,举办专题Living Library 活动。如精神卫生研究机构举办以灾害心理学为主题的活动。图书馆与学生联合会、学术中心、图书馆学生管理委员会共同主办。

图书馆与大型节日庆典组织单位合作,在节日庆典中推出LivingLibrary 活动,既可丰富节日庆典的内容,又可以增加Living Book 的借阅人数,扩大Living Library 的活动规模。

由市图书馆与市政评议会联合举办,由市图书馆馆员和市政评议会代表组成顾问委员会一起征集活体图书(L i v i n g Books)、策划议题、设计Logo、筹集所需的设备资源等。市图书馆负责提供活动场所、编目活体图书、提供读者服务及组织管理活动全过程等;市政评议会负责筹措活动资金、购置所需设备。

该馆不仅积极参与利斯莫尔市的重大节日活动(如利斯莫尔市展览节、灯笼展览节等),而且经常在学校、养老院等地开展活动,一方面开阔了读者的视野,增进了彼此的理解与包容;另一方面,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通过上述途径,许多原本是读者的人逐渐成为活体图书。

  

图书馆与民间组织合作还可以将真人图书馆办到其他公共场所, 如广场、大型集会场所, 因为民间组织的组织与活动能力很强, 二者合作有助于放大真人图书馆的社会效应。特别是各种节日的活动场地通常为公园或者其他自然景观较好的地方, 这些地方足够真人书和读者之间进行阅读活动。

 

如何宣传Living Library:图书馆必须改变以往不善“表达”的形象,积极通过报纸、海报、电视、网络等媒体多渠道报导Living Library活动的开展情况,传播“读人亦是读书”理念,深入挖掘和宣传该活动的社会意义,让更多的人对该活动有所理解,提高其社会认可度。搞好读者服务工作要讲求一个“细”字。Living Library服务模式是一项系统的工程,只有服务细化才能事半功倍,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否则会有损图书馆的服务形象。

借助居民常利用的信息渠道(如纸质宣传单、图书馆网站、社区BBS、布告栏等)向居民宣传该活动理念,公布活体图书的招募细则。

不仅注重纸质、网络等宣传途径,而且还另辟一些宣传途径,争取宣传效果的最优化,如在通往市图书馆的主干道上悬挂巨大条幅,其上印有LivingLibrary 的开放时间、下一期的主题等内容,以供路过的人们了解。同时,该馆较注重口口相传的宣传方法,他们认为,让亲身体验者向身边的人讲述时Living Library 活动的体验与感受是最好的宣传方式。

 

Living Library的科学管理:与图书馆的传统资源相比,Living Book 资源相对匮乏、采集难度大、更易流失,所以要进行科学管理。第一,对志愿者进行适当的培训和指导,内容涉及与读者交流的方法、如何坚持正确的舆论导向等,最大限度地发挥Living Book 的效用。第二,建立Living Book 数据库和详细的书目信息。第三,在可能的情况下,对交流内容进行记录、整理和提练,然后存入Living Book 数据库,使隐性知识显性化,供更多的读者参阅。第四,建立网上预约系统,方便读者借阅,使Living Book 了解其借阅情况。

管理员任务:活体图书借阅时间的安排、现场阅读秩序的维持、设备维护、活动宣传、外部联系等。

Living Library 举办的初衷是减少歧视与偏见,多一份理解,多一份包容。但歧视与偏见仅靠与活体图书进行半小时的交流是无法彻底消除的,在交流过程中,两者因观点的不一致有可能出现交流不愉快,此时,馆员应作为调解员介入其中,缓和紧张的气氛。

Living Library 活动的开展离不开组织管理者、资金、设备、场所等要素,因此,需要由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且能长期支持该活动的机构来组织,如高校可依托图书馆、社区可借助居委会。

对活动流程制订一套管理体系,对采集(招募活体图书)、筛选(面试、挑选)、编目(对活体图书讲述内容制作书目)与流通(借阅)等各个环节要有一定的规则加以约束,从而使活动的举办“有法可依”,不因组织人员的变动而变动,尽量减少其随意性。

图书馆不得不学会以下一些技巧或知识:1)如何定位读者需要的真人书?  2如何吸引真人书加入图书馆读者组织或非营利小组?  3)一旦他们加入, 如何使得他们能长久留住?  4)如何充分利用他们的智力(包括工作设计、训练等)? 5当图书馆员与真人书必须在一起工作时,如何减少他们之间的矛盾或冲突?

 

Living Library应具备哪些素质:拟录用活体图书首先要参加一期业务熟悉课程(orientation session)。在该课程里,组织者会首先向每位活体图书发放资料,包括注册细则、儿童保护说明、交流主题、目录表等,使他们初步了解该活动的主题与目的,并由专人教授交流技巧、注意事项和礼仪等,明确告知活体图书需具备可信赖、诚实、行为举止得体、爱好学习、愿意交流、愿意倾听、语言表达清晰、个性成熟、善于反省、自信等特质[3]。业务培训中还单设了模拟课程,开展角色互换活动,使活体图书充分认识读者感受。此外,向活体图书明确其功能,即活体图书的功能是与读者分享自己的经历而不是宣传自己的信仰或鼓吹自己的生活方式。 在业务培训结束后、活动开始之前,活体图书要进行一系列的预演活动,轮流充当读者,找出活体图书在与读者交流中需要改进的地方。这不仅巩固了前期业务培训内容,而且使活体图书更易从读者的角度出发进行互动。

真人书应当是诚恳可信、成熟稳重、有学习愿望的, 他们谈话清晰但不是一个布道者, 比较自信, 乐于谈话和倾听,有着无私的奉献精神、坚定的信念和工作的积极性。

 

1)活体图书自行设计个性化的“书皮”。

2)活体图书自拟书名与书目内容,即活体图书根据自己想要交流的内容拟定书名和书目内容,并且随着与读者的互动及谈话主题不断深化和修正,根据自己的意愿进行修改,直至满意为止。因为只有活体图书自己才能更好地利用书名和书目内容表达出他们想要讲述给读者的思想与内容。

读者应具备真实、诚恳、自信、愿意倾听、善于学习、爱提问题、不排斥不同观点、勤于思考、个性成熟等品质。真人书不得进行讲道或者偷换目的宣扬自己, 真人书只能讲自己的故事和回答读者的问题。

 

如何深化Living Library一个项目或活动要保持旺盛的生命力,除了要具备适应社会需要的新颖性、实用性之外,还必须有丰富的、不断拓展的内涵及多彩的表达方式。Living Library在内涵上除了满足不同人群间的正常了解的需求外,还可以向知识深处发展,为专业人才之间的沟通搭建桥梁;也可以向灵魂深处探寻,解决一些人的心灵困惑。形式上除了完善现有的借阅方式,还应该拓宽“活人图书”类型,增加主题丰富度;也可以尝试与其他形式的组合式发展,如与信息共享空间、阅读疗法、知识管理等理论与实践的交叉融合,从而增加活动的适应能力,实现这些先进理念的共同发展。

 

精彩实例:2009 年和2010 年上海交通大学又连续开展了“以人为书,与TA 面对面———鲜悦Living Library”等活动,将Living Library赋予“鲜悦”,寓意“鲜活愉快的阅读”,希望通过“鲜悦Living Library”的沟通与交流、分享与启迪,使校园精神和文化得到传承和发扬。大连医科大学图书馆提供了个人理财、美容、形体等学生感兴趣的主题。

 

建立开放的真人书问答知识库:读者提问和真人书的回答往往具有一定的相似性或重复性,为了让更多不在场的读者利用真人图书馆信息知识, 图书馆在得到真人书和读者的授权后, 可以将那些读者提问重复率高、相似程度大的问题建立真人图书馆问答知识库。

 

 

  评论这张
 
阅读(3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