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采宁的窝

——走在“认识自己,成为自己”的路上!

 
 
 

日志

 
 
关于我

一个随性、敏感、表里不一、情绪多变的女人,在文字的虚拟世界中享受着情感自由表达的快乐!

网易考拉推荐

感悟母亲,女儿,成长  

2010-11-11 13:16:47|  分类: 家庭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刚看完母子的书信集《亲爱的安德烈》,一个18岁的儿子和一个48岁的母亲,两代人,3年间的35封信,感慨颇多。想到了我的爹娘,想到了我的18岁,想到了女儿的18/我的47岁。一种伤感、一种成长、一种感恩、一种回味、一种无耐、一种复杂,伴随着外面56级的大风在我的心中搅动。不为人母,不曾有过这么深刻的想象;不改变,不曾有过这么清晰得可以表达的伤感;女儿若不长大,母爱也不会在我身上无形中扎得那么深、那么无法控制、那么不经意的肆意成长;若不是女儿,也不会让我更多的去反思我的母亲。人生,就在走过三十而立之年后变得这样百感交集!复杂的心情难以言喻,或许,书中的几段话,便能勾起我们的伤感和共鸣,便能让你懂得我此刻的心、此刻的感受。

 

1、妈妈,我这辈子都不会有你和爸爸那样的成就,我很可能会变成一个最最平庸的人,你会失望吗?

对我最重要的,安德烈,不是你有否成就,而是你是否快乐。‘平庸’不怕,怕的是‘不快乐’    在现代的生活架构里,什么样的工作比较可能给你快乐?第一,它给你意义;第二,它给你时间。你的工作是你觉得有意义的,你的工作不绑架你使你成为工作的俘虏,容许你去充分体验生活,你就比较可能是快乐的。至于金钱和名声,哪里是快乐的核心元素呢?    当你的工作在你心目中有意义,你就有成就感。当你的工作给你时间,不剥夺你的生活,你就有尊严。成就感和尊严,给你快乐。    我要求你读书用功,不是因为我要你跟别人比成就,而是因为,我希望你将来会拥有选择的权利,选择有意义、有时间的工作,而不是被迫谋生。    我们不是要跟别人比名比利,而只是在为自己找心灵安适之所在。‘平庸’是跟别人比,心灵的安适是跟自己比。我们最终极的负责对象,安德烈,千山万水走到最后,还是‘自己’二字。

  

当我看到母亲对儿子的这份答复时,我想哭,因为我也曾经有过对于工作的迷茫。麻木、惯常的生活状态让我看不到自己的价值、找不到自己未来的方向,也曾考过研、考过博,也曾做过直销,也曾换过不同的专业,也曾努力在工作中表现过自己、在科研中提高过自己,也曾为职称努力奋斗过,然而这一切都无法改变我内心空寂、没有着落、不踏实、迷茫、随波逐流的状态。直至偶尔间走入阅读的世界、走进心灵探索的世界、走进关注女儿成长的世界,我才一点点找回了这种踏实、平淡、充实、缓慢但有节奏的生活状态,开始学会活在每一个当下,开始关注每一个让我感恩的瞬间,开始有意关注、思考、改变和放弃工作中、生活中那些过多的欲望,开始学会简单的生活、简单的享受、简单的努力。偶尔间再回头,才发现,原来,生活早已在不经意间走上了我曾经预想的轨道。

我相信,这也是每一位处在30--40岁阶段对工作麻木、对家庭习惯、远离父母不能尽孝、对未来迷茫的人们都曾有过的生活状态。我们是否扪心自问过:我们的工作,带给我们的意义是什么?家庭、工作单位两点一线式的生活让我们变得有多麻木?走过而立之年,让我们萌生多少感慨?面对上有老、下有小的生活,我们有过多少畅想?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改变了我们什么?看着父母一天天变老、身体一天天变差,我们的内心又是什么样子?什么才是简单幸福的生活?权利、欲望、金钱真的带给我们快乐了吗?

 

2、要毕业了,有些伤感,我开始想过去的日子。我在想,我的“家”又是什么呢?最重要的不是父母,是我的朋友。妈妈,听了别生气啊! 

你不用道歉,我明白我不是你最重要的一部分。所谓父母,就是那不断对着背影既欣喜又悲伤,想追回拥抱又不敢声张的人母亲想念成长的孩子,总是单向的,充满青春活力的孩子奔向他人生的愿景,眼睛热切地望着前方。母亲只能在后头张望他越来越小的背影,揣摩,那地平线有多远,有多长,怎么一下子,就看不见了。在那个电光石火的一刻里,我就已经知道,和你的缘分,在这一生中,将是一次又一次地看着你离开,对着你的背影默默挥手。父母亲,对于一个二十几岁的人而言,恐怕就像一栋旧房子,你住在它里面,它为你挡风遮雨,给你温暖和安全,但是房子就是房子,你不会和房子去说话,去沟通,去体贴它、讨好它,搬家具时碰破了一个墙角,你也不会去说对不起,父母啊,只是你完全视若无睹的住惯了的旧房子吧。我猜想要等足足二十年以后,你才会回过头来,开始注视着没有声音的老屋,发现他已残败衰弱,逐渐逐渐地走向人生的“无”,宇宙的“灭”;那时候,你才会回过头来深深注视。

  

看过这段话,我好伤感。父母,对孩子而言就是这样的。可是,当孩子还小的时候,父母几乎把全部的身心都放到孩子的身上,这种情感在不经意间变得越来越深,在不经意间被发现变得如此之深时,已经无力自拔。当孩子长大,当孩子要远离父母去远走高飞时,我们的心又是那么的痛、那么的念、那么的舍不得,却又要勇敢的放手,因为成功的母爱就是成功的分离,孩子只有不再依赖于父母时才是真正的长大。当我对女儿的情感随着女儿的长大而一天天加深时,我在想,女儿长大后,我们会怎样沟通交流?我们之间会有多深的代沟?我们之间会有多温暖或者多冷漠多开放?当面对必不可少的分离时,我又能有多么勇敢的去面对?而她对这份分离是否能有伤感?是否能够考虑到她娘的感受?我想答案是肯定的,她不会回头去想我的感受,她的目光永远都在聚焦着前方,正如当初20岁的我一样,从来没想过分离带给了我的母亲什么,也从来不会去想母亲的伤感和那份难舍,甚至有时偶尔会嘲笑母亲的那份舍不得,总认为没必要。直至有了自己的女儿,我才慢慢体会到了这份无法言说的分离情绪,才学会回过头来去想我的母亲,学会在每次和母亲分离时更多的去体谅、理解、感受和融入她的那份难舍的心。但是相对于我对女儿情感的投入来讲,我对母亲的那份反思、理解和想念也就只有那么一点点,不及女儿的十分之一。或许,这就是母爱吧!我这样心甘情愿的爱着我的女儿,而我的娘也这样心甘情愿的爱着我,我的姥姥也这样心甘情愿的爱着我的娘 …… 但是谁也不曾想过反过来要做什么,甚至儿女对父母的一点点感恩都会让父母受宠若惊。或许真如龙应台所说,人,只有自己为人父母,只有自己的孩子到了20岁时,我们才能更深刻的去体会我们的母亲,才能真正和母亲进行心与心的交流,才能更多的去懂得和经历她的内心世界,才能看见现在所看不见的母亲的另一面。  

   

3、人生其实像一条从宽阔的平原走进森林的路。  

人生其实像一条从宽阔的平原走进森林的路。在平原上同伴可以结伙而行,欢乐地前推后挤、相濡以沫;一旦进入森林,草丛和荆棘挡路,各人专心走各人的路,寻找各人的方向,那推推挤挤、同唱同乐的群体情感,那无忧无虑无猜忌的同侪深情,在人的一生中也只有少年期有。离开这段纯洁而明亮的阶段,路其实可能愈走愈孤独。你将被家庭羁绊,被责任捆绑,被自己的野心套牢,被人生的复杂和矛盾压抑你往丛林深处走去,愈走愈深,不复再有阳光似的伙伴。到了熟透的年龄,即使在群众的怀抱中,你都可能觉得寂寞无比。

 

看到这段话,我的心一紧、一震,它说出了太多人的心境,说出了成长的伤感,说出了我现在常处于怀旧情结中的缘由,说出了与久别11年的朋友重逢后,却没有了当初的喜悦与激情的原因,说出了…… 但我相信,这只是人从30走向4050过程中所经历的一种情感的蜕变,而在4050之后,将又是一轮回升,而这回升与之前所不同的是:它不再是与伙伴的共鸣,而是与自己心灵的一种共鸣、一种回升。

   

4、第32封信,母亲对儿子的八个反问的精辟回答,也同样令我震撼。列出这八个问题,或许我们也可以问问我们自己,看我们会给出什么样的答案。

 

1)你怎么面对自己的“老”?我是说,作为一个有名的作家,渐渐接近60---你不可能不想:人生的前面还有什么?2)你是个经常在镁光灯下的人。死了以后,你会希望人们怎么记得你呢?尤其是被下列人怎么记得:你的读者,你的国人,我。3)人生里最让你懊恼、后悔的一件事是什么?哪一件事或者决定,你但愿能重头来过?4)最近一次,你恨不得可以狠狠揍我一顿的,是什么时候什么事情?5)你怎么应付人们对你的期许?6)这世界你最尊敬谁?给一个没名的,一个有名的。7)如果你能搭“时间穿梭器”到另一个时间里去,你想去哪里?未来,还是过去?为什么?8)你恐惧什么?

 

    人生里最让你懊悔、后悔的一件事是什么?哪一件事,或者决定,你但愿能重头来起?你知道吗,象棋里头我觉得最“奥秘”的游戏规则,就是“卒”,卒子一过河,就没有回头的路。人生中一个决定牵动另一个决定,一个偶然注定另一个偶然,因此偶然从来不是偶然,一条路势必走向下一条路,回不了头。我发现,人生中所有的决定,其实都是过了河的“卒”。
  安德烈,一般的人在赞美我的同时,总有另外一半的人再批判我,我有充分机会学习如何“宠辱不惊”。至于人们的“期待”,那是一种你自己必须学会去“抵御”的东西,因为那个东西是最容易把你绑死的圈套。不知道就不要说话,傻就不假装聪明。你现在明白为何我推掉几乎所有的讲座、座谈、上电视的邀请吧?我本来就没那么多知识和智能可以天天去讲。
  没名的,我尊敬那些扶贫积弱分人,我尊敬那些在实验室里默默工作的科学家,我尊敬那些抵抗强权坚持记载历史的人,我尊敬那些贫病交迫仍坚定把孩子养成的人,我尊进那些在群众鼓噪中仍旧坚持独立思考的人,我尊敬那些愿意跟别人分享最后一根蜡烛的人,我尊敬那些在鼓励谎言的时代里仍然选择诚实过日子的人,我尊敬那学有了权力却仍旧能跪下来亲吻贫民的脚趾头的人……
  你恐惧什么?最平凡、最普通的恐惧吧?我恐惧失去所爱,你们小的时候,放学时若不准时回家,我就幻想你们是否被人绑走或者被车子撞到,你们长大了,我害怕你们的忧郁症或吸毒或者飞机掉下来。我恐惧是去所能。能走路、能兰花、能赏月、能饮酒、能会友、能思想、能感受、能记忆、能分辨是非、能有所不为、能爱。每一样都是能力,每一种能力,都是可以瞬间失去的。显然我恐惧失去。而声名败坏的过程,其实就是走向失去。于是,所谓一直会面对败坏,就是你面对老和死的态度了。

  

书中还有很多精彩的语句,精彩的对谈,精彩的思想,引发我们更多的感慨。如 :

 

1孩子,我们自己心里的痛苦不会因为这个世界有更大或者更‘值得’的痛苦而变得微不足道;它对别人也许微不足道,对我们自己,每一次痛苦都是绝对的,真实地,很重大,很痛。  

2)当权威政治和贫穷一起撒下天罗大网把你罩住的时候,品味,很难有空间。品味是什么?它不就是细致的分辨、性格的突出,以及独立个体的呈现吗?如果太好的环境赋予了你美感和品味,那么它剥夺了你些什么?  

3思想需要经验的积累,灵感需要孤独的沉淀,最细致的体验需要最宁静透彻的观照。累积、沉淀、宁静观照,哪一样可以在忙碌中产生呢?  

4)我本来想说,中甸把自己的名字改为香格里拉,实在有点像——孔雀说自己是麒麟。何必呢?活在人们的想象里,麒麟永远焕发着无法着墨、不能言传地异样光彩;一落现实,想像马上被固化、萎缩、死亡。

5 我知道安德烈爱我,但是,爱,不等于喜欢,爱,不等于认识。爱,其实是很多不喜欢、不认识、不沟通的借口。因为有爱,所以正常的沟通仿佛可以不必了。虽然心中有爱,但是爱,冻结在经年累月的沉默里,好像藏着一个疼痛的伤口,没有纱布可绑。 

6)生活的美,在我身上是个要时时提醒自己去保持的东西,就像一串不能遗忘的钥匙,一盆必须每天要浇水的心爱植物,但是生活艺术,应该是一种内化的气质,像呼吸,像不自觉的举手投足。

7 摇滚乐不仅只是音乐,它是一种生活方式和品位的总体概念,是一种自我解放,不在乎别人的眼光,自由自在的生活,对不可知的敢于探索,对于人与人关系的联系加深……

8)上一百堂美学的课,不如让孩子自己在大自然里行走一天;教一百个钟头的建筑设计,不如让学生去触摸几个古老的城市;讲一百次文学写作的技巧,不如让写作者在市场里头弄脏自己的裤脚,玩,可以说是天地之间学问的根本。

9)人生像条大河,可能风景清丽,更可能惊涛骇浪,你需要的伴侣,最好是那能够和你并肩立在船头,浅斟低唱两岸风光,同时更能在惊涛骇浪中紧紧握住你的手不放的人。换句话说,最好她本身不是你必须应付的惊涛骇浪。

10)不要无条件地相信理想主义者,除非他们已经经过了权利的测试。一个有了权力而不腐化的理想主义者,才是真正的理想主义者。不曾经过权力测试而自我信心满满、道德姿态高昂的理想主义者,都是不可靠的。

11)难道,你已经知道,毕业藏着极深的隐喻?难道,你已经知道,你不仅只是在离开你的小镇,你的朋友,你同时在离开人生里几乎是唯一的一段纯洁无忧的生活,离开一个懵懂少年的自己,而且是永远地离开?那些晨昏相处、相濡以沫的好朋友们,安德烈,从此各奔四方,岁月的尘沙,滚滚扑面,再相逢时,已不再是原来的少年了。

12中年父母的挫折,安德烈,可能多半来自于,他们正在成长的孩子不愿意把门打开,让他们进入自己的世界,而不是父母不愿意进入。

13)民族主义的饲料--不管是中国牌还算是台湾牌的,我们都被灌得撑了,被剥夺的,就是一份本来可以自自然然、单单纯纯的乡土之爱,纯洁而珍贵的群体归属感,他被操弄的变形了。 
14)  你将来会碰到很多你不欣赏、不赞成的人,而且必须与他们共事。这人可能是你的上司、同事或部属,这人可能是你的市长或国家领导。你必须每一次都作出决定:是与他决裂、抗争,还是妥协、接受。抗争,值不值得?妥协,安不安心?在信仰和现实之间,很困难的地找出一条路来。

15)23岁初恋时那当下的痛苦,如把人生的镜头拉长来看,就不那么绝对了。你是否也能想象:在你遇到自己将来终身的伴侣之前,你恐怕要恋爱10次,受伤20次?所以每一次的受伤,都是人生的必修课?受一次伤,就在人生的课表上打一个勾,面对下一堂课。歌德所做的,大概除了打勾之外,还坐下来写心得报告--所有的作品,难道不是他人生的作业?从少年期的“维特的烦恼”到老年期的《浮士德》,安德烈,你有没有想过,都是他痛苦的沉思,沉思的倾诉?
16) 对我而言,一支歌曲好不好有三个要素:气氛、歌词、音乐,但不一定要三个元素同时并存,往往一个元素就行。一首歌,如果能散发出最好的气氛,不一定需要最好的歌词,因为气愤本身能使人愉快或是悲伤。歌词写得好,能让你会心微笑或者沉入忧郁。音乐好,歌纠缠住了你的脑袋,不管他的词多笨或者气氛不怎样。  最怕的是,一首好歌变成流行曲时,它就真的完了,不管那首歌的歌词有多么深刻,旋律有多么好听,当每一个人都在唱它时,每一个酒馆里喝的烂醉的人一边看足球赛一边都在哼它,这首歌就被“谋杀”了。

17)你最同情什么?这个问题很有意思。无法表达自己的人--不论是由于贫穷,或者由于不自由,或者单单因为自己心灵的封闭,而无法表达自己的人,我最同情。
18)我身边的朋友们,不少人是教授、议员、作家、总编辑、律师医师、企业家科学家出版家,在社会上看起来仿佛头角峥嵘,虎虎生风。可是,许多人在内心深处其实都藏着一小片泥土和部落--我们土里土气的、卑微朴素的原乡。表面上也许张牙舞爪,心里其实深深呵护着一个青涩而脆弱的起点。
19) “失败启蒙”给我的教训,不是打入“成功者”的行列,而是,你要去挑战、去质疑“成功者”的定义。

  ……

 

期望一本好书能被更多的人读到。

 

期望女儿长大后,我们之间也能这样平等、开放、自由、信任、深刻的交流。

  评论这张
 
阅读(51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